开年成品油迎来首跌 消费税再次上调

2015年1月12日,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开年首跌,与此同时,国家财政部再次发布通知,继续提高成品油的消费税,至此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成品油消费税实现了“三连涨”。业内各方影响不同,具体来看:

一、生产环节:炼厂炼制利润再受挤压

此次消费税上调落实后,汽柴的消费税分别为1.52、1.2元/升,折合吨价分别为2080、1400元/吨。目前我国的消费税为价内税,消费税的上调连带其他税种相应上调,据金银岛核算,此次消费税上调落实后,炼油企业缴税成本较“三连涨”前,汽油至少加价900元/吨,柴油至少加价600元/吨。故在征税环节还在上游炼厂的前提下,消费税的屡次上调,无疑给炼厂增加了资金压力。

主营炼厂纳税体制比较完善,税改对其影响比较直接。对地炼厂家来说,纳税环节可通过各种途径进行应对,然整体成本面的增加将是不争事实。然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国内成品油价格随之不断下行,对于加工进口原料的地炼厂家来说,因国际原油的延迟交付等原因,原料与产品价格走势严重不同步,炼制利润大幅缩水。同时银行信贷的收紧,亦使地方炼厂资金周转更加困难,消费税的接连上调对地炼经营现状可谓是“雪上加霜”。

二、流通环节:销售单位经营利润缩水甚至亏损

成品油的流通环节主要由主营单位销售企业和社会贸易商来完成,其操作模式为购进卖出赚取中间价差,消费税上调致使买进成本增加,然同时销售价格相应上涨,故理论上对其影响不大,但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贸易商资金链紧张的局势。

炼厂出厂价格上涨,主营销售企业的接货成本增加,市场售价理应推涨,然当前国内整体需求面持续疲软,销售单位出货压力将会加大。且目前国际原油市场疲态难改,国内成品油市场行情仍存下行预期,这将继续打压下游用户的买兴。故为了防止客户流失,主营销售单位的提价幅度或者减小或者直接不提,故而造成其经营利润的缩水甚至亏损。对于社会贸易商来说,因其油品资源比较丰富,其中的调和、走私油等受税改影响较小,其整体售价与主营价差拉大,市场竞争优势彰显。

三、消费环节:最终将造成消费者用油成本的增加

截止目前为止,国内成品油已经历经了“十二连跌”,国内汽柴油价格已经全面进入“5元时代”,价格跌回五年前,终端用油大户物流、工程基建及私家车等的消费成本降低。然目前国际油价抄底走势非常态,且石油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故后期原油价格反弹只是时间的问题。

据金银岛核算,目前成品油的各种税额占油价比例高达45%,本着“谁消费谁买单”的原则,消费税提高增加的所有费用将最终由终端消费者来承担,故油价上涨之时消费税的价格杠杆作用将会凸显,造成终端用户用油成本的大幅增加。

三次消费税的上调节点均是选在成品油价格下调之时,国家采取了“提税与降价同步实施”的调整方式,兼顾了居民和下游企业的承受能力。国家的出发点是通过提税,抑制能源过度消耗,同时兼顾保护环境,然低价位行情下,实际收效恐怕难达预期。

(本条资讯的阅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