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密油:我国非常规油气革命的暗涌

江西省页岩气调查开发研究院科研人员日前在江西南潘阳湖地区首次发现致密油资源。知情人表示,目前虽无法预测准确储量,但开采价值相当可观。据悉,在我国柴达木盆地,致密油滚动勘探开发的攻坚战也已打响。青海油田扎哈泉致密油10万吨产能建设项目已于近日正式启动。近年来,随着全球能源需求和油气生产压力的日益走高,作为非常规石油资源,致密油已成为继页岩气之后全球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的新热点,被称为非常规油气革命的“生力军”。

现实的石油接替资源

致密油是致密储层油的简称,主要赋存空间为致密砂岩、泥灰岩、白云岩等非常规储层。这些非常规储层具有孔隙度小、渗透率低等特点,一般情况下无自然产能或产能较低,开发方式与页岩气类似,多采用水平井压裂技术。

 

致密油具有资源潜力大、分布范围广的优点。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我国在松辽、渤海湾、柴达木、吐哈、酒西、江汉、南襄、苏北及四川盆地均发现了致密油资源,勘探前景十分广阔。

据国土资源部新一轮油气资源评价显示,在我国的可采石油资源中,致密油占2/5。近年来,我国的致密油开发取得了战略性突破,相继在鄂尔多斯盆地和准噶尔盆地等发现5亿吨级至10亿吨级储量规模区,初步预计全国地质资源量超过200亿吨。

业内专家认为,致密油是非常现实的石油接替资源,随着勘探开发力度和技术应用的进一步加大,致密油将会为我国原油产量的增加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相比当下火热的页岩气,我国的致密油看似有些“力不从心”。就目前来看,我国致密油在勘探开发和相关研究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工业化生产。

开发瓶颈亟待解决

“我国现在对致密油资源的认识还不清楚,国内相关部门和机构发布的数据都不统一。”中石化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经济师罗佐县表示,目前我国的致密油领域面临的第一大问题就是对致密油资源的认识尚未达成共识。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致密油的勘探开发和相关研究仍处于准备阶段,总体勘探程度与地质认识程度低,在基础地质理论、评价标准、资源潜力及勘探方向等方面依然存在诸多难题,急需发展陆相致密油勘探地质理论和评价方法。

据悉,国家973计划“中国陆相致密油(页岩油)形成机理与富集规律”项目已于近日在北京启动。该项目将有助于解决我国陆相致密油(页岩油)资源潜力评价、有利区预测和储量规模三大勘探生产需求,推动我国致密油在勘探开发以及科技创新领域的发展。

此外,政策支撑对于致密油的勘探开发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据记者了解,开采致密油所采用的水平井压裂方法对于技术和成本的要求都非常高,目前大部分企业甚至是大型油田在面对致密油开采时态度都十分谨慎。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石油地质学家翟光明建议,国家在政策方面应向致密油开采企业倾斜,比如制定补贴政策、减免税收等。

技术进步是打开致密油勘探大门的“金钥匙”。据记者了解,开采致密油所采用的水平井压裂方法对技术和成本要求都非常高。“中国目前缺少特色的核心技术,美国的成功模式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问题。”罗佐县如是说。

众所周知,美国是目前全球开发致密油最成功的国家。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致密油产量为350万桶/天,预计2015年美国年产致密油将达7500万吨,2020年达1.5亿吨,占国内石油总产量的1/3。目前,美国的致密油已实现了工业化开发和快速发展。但对中国来说,美国成功模式不可直接复制。

“美国海相致密油勘探理论和方法并不适用于中国。”中石油勘探院副院长邹才能先容说,与北美海相致密油相比,我国陆相致密油储层分布稳定性差、非均质性强、流动机制复杂、评价难度大,具有复杂性和特殊性。

以“美国模式”为镜

尽管美国在致密油开发领域的成功模式不可复制,但其发展的成功经验对我国来说却有着一定的借鉴意义。

“首先,长期的技术积累十分重要。”罗佐县表示,“美国的水平井分段压裂技术不是一朝一夕的,是长期技术积累的结果,大家不应只看到他们一时的成就。”

据了解,美国的页岩气开发历史长达80多年之久。自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开始大量投入页岩气研究,后经20多年的努力,才成功研发了水平井多段压裂等开采技术。

除需要重视技术积累之外,罗佐县表示,美国在非常规油气开发方面的政策支撑相当完备,“各个州都有自己的政策,非常具有针对性”。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市场自由度非常高。”罗佐县对此建议,我国可在致密油开发领域多引入外资,因为光靠“单干”是不现实的。

据了解,目前勘探开发非常规油气的尖端技术大多掌握在国际大油气企业手中,我国可以以合资、参股等方式与国外油气企业合作经营,这对于我国在非常规油气领域形成适合我国地质特点的自主创新关键技术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本条资讯的阅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