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下跌挫伤东非油气生产

在国际油价暴跌的背景下,东非大国肯尼亚并没有彻底失望,也不愿退出这场全球能源竞赛。肯尼亚国家石油首席实行官哈桑·阿斯玛尼表示,不景气周期能锤炼业界的毅力。同时该企业还在首都内罗毕的斯特拉斯摩尔大学推出油气专业,旨在为肯尼亚未来油气产业的发展培养人才。

投资人过去10年一直认为,东非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油气勘探地。他们的乐观不无道理。乌干达和肯尼亚的探明可采石油储量高达23亿桶,坦桑尼亚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则超过50万亿立方英尺。世界银行驻肯尼亚首席经济学家桑吉认为,如果肯尼亚成功开采,并避免犯其他非洲石油生产国家的错误,那么石油资源将给肯尼亚带来巨大收益。桑吉指出,肯尼亚应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成立主权财富基金,让石油收入给基金注资,用来发展国家基础设施,降低经常账户赤字,支撑本币币值,并促进经济增长。

虽然东非9年前就发现了石油储备,但并未实现商业开发出口,目前也没有从偏远油井运输原油的基础设施。肯尼亚缺乏区域石油经理人才。而现在,东非地区还没来得及向国际市场出口一滴石油,却出现了国际油价的崩盘,这在东非石油产业启动之前就给了产业发展一记“重拳”。石油出口商认为油价回升前应延迟开采投产,肯尼亚本国经济学家则认为石油出口每延误一年,国家就会损失7.2亿美金的收入。

 

英国图洛石油主导乌干达、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地区的石油勘探工作,也是最看好东非石油出口的企业之一。该企业提出2015年将把肯尼亚的钻井数量从4台减至1台,这等于此前加大勘探力度、尽快投产的计划出现了逆转。虽然坐拥上百亿桶石油资源,但图洛石油将把投资人所说的最终投资决策推迟两年,也就是2016年再做最后决定。因此,东非地区首批石油出口到2020年前都不可能实现。

图洛石油首席实行官麦克戴德表示,企业计划有序减少钻井,但并未透露因此造成的工作岗位损失。麦克戴德称,仍将对肯尼亚勘探工作投资,但考虑到油价因素,进度将适度放缓。

不光肯尼亚如此,整个地区都弥漫着类似的消极气氛。有业内人士表示,油价影响所有人,勘探商都在削减工作量。一些拿到勘探权的小企业可能会因难以达到政府要求的投入水平而遭到政府撤销合同。有分析师指出,投资人积极性下降,小企业希翼政府能延长勘探项目周期。此外,也有一些小型企业根本就没有完成勘探工作所需的资金量,倒是希翼从油价反弹中捞金。

肯尼亚和乌干达聘请了一家日本企业对输油管道项目进行评估,该管道全长1300公里,将连接乌干达内陆到肯尼亚西北部。这条管道建设周期预计为3年,造价高达40亿美金。目前尚不清楚这个项目如何融资,特别是在油价持续低迷情况下如何获得投资。

图洛石油表示,企业将等待管道建设成功再进行投产,不会通过卡车运输这样的零散方式输送开采的原油。这对东非各国政府而言是个坏消息,因为各国都希翼石油出口能增加政府收入,进而开启公路、铁路和港口等大规模基建项目。花旗银行的非洲经济学家科万表示,在油价下滑情况下,这条管道很难建成。进而,东非各国政府也必须积极考虑应对低油价的新油气政策,但这却是各国政府还没做的。

(本条资讯的阅读次数次)